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破晓遗愿】(序-01)【作者:buoumao5095】
【破晓遗愿】(序-01)【作者:buoumao5095】
字数:8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白城,黎明教派的神眷之地。这是光明之都,这是天使之城。光辉女神的信仰者们崇尚光明,因此城中道路用白色大理石铺就,建筑,城墙也是一片洁白。
  这是南卓穆大陆的中心,也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圣地。这座人口百万的大城市既是圣城,也是人类第三帝国的第一大城市。同它相比,帝都——万世城也稍显逊色。

  今天是神恩日,朝圣的人族信徒从帝国各处前来礼拜。郭斯特,一个下三阶得见习骑士。平平无奇的他本是一个乡下小财主家庭的长子。

  本来平凡的他应该继承家里的财产,一辈子待在偏僻的小村子里生活。但是在帝国统一组织的天赋测试里,他被检查出来了还算不错的天赋。

  负责检查的官员根据感知宝珠的判定,认为他具有成为一名骑士的潜力,他的人生也因此发生了变化。卓穆大陆并不太平。

  人类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人类第三帝国建立不过一百二十年。占据着大陆的南段。在北方,长生种精灵生活在林海中。

  而帝国的东方,难以开垦的混乱丘陵里危险遍布,而帝国的西方,贫瘠的雄鹰草原上林立着上百个兽人部落。

  而大陆中央,则是昔日神魔大战的古战场。主位面各种族合力修筑了末日要塞,这里是对抗魔界入侵的最前线。

  动荡的世界造就了世人崇尚力量的观念。郭斯特也不例外,他知道,力量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权利和财富。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残酷世界里活命的本钱。十八岁的他,是一个第二阶的见习骑士了。

  他的实力在帝国常备军中足以成为一支十人小队的队长。这个世界上,共分九阶。下三阶位是凡人的境界。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接收八个月以上的武装训练就步入了第一阶。而一个成熟的二阶职业者,至少需要三年以上的刻苦训练。
  三阶职业者则是凡人的顶点,超凡者的开端。一旦接触到超凡之力,便是进入了真正的职业者行列。第四阶是真正的超凡者,他们被尊称为骑士,战士,魔法师等。

  这一位阶的存在,可以利用超凡之力增幅自己,以一敌百。他们是这个世界中层武力的基石。

  第五阶,则是资深的超凡者,他们相比第四阶得人来说,并无明显的差距,只是经验的累积和某些特殊长处超出常人。正常来讲,第五阶的存在大概能击败三到五个四阶超凡者。

  第六阶则不同。他们是封号者,站在人间顶端的人。比如圣教军的军团长,黎明骑士团的大骑士长。他们是站在世界顶端的人。

  上三阶的传奇英雄和半神们则淹没在历史长河里。世间难得一见。郭斯特此行前来,就是为了加入白城圣教军,学习超凡之力而来。白城巍峨的城门,繁华的市景带给他了极大的震撼。他迷失在了这座圣洁的城市里。

  直到日落黄昏,他才找到了圣教军的报名点。洁白的小房子里,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袍子的少女。他结结巴巴的说「您,您好。我是来报名参加圣教军的。」
  少女抬头看看他,递给他一张表格。「请填写你的个人信息,留下您的通讯地址。如果审核通过,我们会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面试。」

  郭斯特挠挠头,「今天难道不能直接考核吗,我还没找到住处呢。」少女翻了翻白眼「今天是神恩节诶,除了轮值的我以外大家都出去聚会了。只能等到明天了。」少女说完,又偷偷的打量了一下站在他面前的年轻人。

  他面相有些稚嫩,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一头亚麻色头发有些凌乱。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皮甲。背上有一把做工简陋的单手剑。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应该是家境不太好。她想了想,开出了一个证明「拿好,出门右转五百米。那里有专门为报名参加圣教军的人准备的旅社。你拿着证明就可以免费入住三天了。」
  郭斯特接过证明,欣喜的说「谢谢您了,牧师小姐。您可帮了我的大忙。请问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少女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我叫莉亚,是一个见习牧师。」说着她伸出手。

  郭斯特看着她柔嫩的小手,羞涩的伸出手握住她的指尖。「我是郭斯特,一名将要成为超凡者的见习骑士!」少女听了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郭斯特尴尬的挠挠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少女看了看墙上的魔法钟,伸了个懒腰。「终于可以休息了,我也要回家了。你也走吧。银星广场有大型的庆典会场,你若无事可以去看一看,很有趣么。」郭斯特捏了捏干巴巴的钱包。
  「算了,明天还要来考核呢,今天我就不去了。」郭斯特怕少女再说些什么,转身快步的离开了房间。少女皱了皱鼻子「这个乡下小子真是无趣。」她关上了门,一蹦一跳的向家里走去。

                第一章

  少女来到一座漂亮的小别墅前,打开门。她脱下长袍和鞋子。走向了大厅。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正在看书的青年男子。

  他一抬头,看见自己的妹妹穿着白色单衣,踩着白色长筒袜扑了过来一把撞到了他的怀里。他宠溺得揉了揉妹妹的金色长发。

  「说了多少次,在家要穿拖鞋,衣服也要好好穿,妈妈看见了又要骂你了!」少女吐了吐小舌头,推开哥哥捉弄自己的手。「讨厌了,在家里还不能放松放松。反正平时家里也没有外人。」

  青年无奈的说「妈妈可是回来了啊,她看见了怕是要狠狠地惩罚你了。」少女惊悚的环顾四周,故意压低声音「妈妈今天不去典礼吗?」

  青年点点头「今年的典礼由席琳阿姨带领骑士团负责秩序和安全。妈妈下午就回来了。这会正在厨房做饭呢。」少女撅起嘴巴,拉着哥哥的手甩来甩去「讨厌了,哥哥不是说好给莉亚做东方大餐吗,怎么能食言呢。」青年苦笑一下,心思却飞向了天外。

  青年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地球华夏上大学的他在一次见义勇为中,付出了宝贵的生命。逐渐陷入黑暗的他转眼醒来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他被一个女人抱在怀里,耳边回响的却是他听不懂的语言。他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年,才接受了这一现实。心理年龄超过20岁的他展露出了远超同龄人的天赋。

  八岁时,在大教堂洗礼出极强的圣光天赋。十五岁成功觉醒超凡之力,成为了一名三阶牧师。短短一年,他做到了体内能量引起外界能量共鸣的程度,正式成了超凡者之一。

  他的晋升速度令整个教廷为之振奋。要知道,现在教廷的大人物们成为超凡者,大多数也是在二十五岁之后了。

  这一世,他虽然还不是一个像他母亲那样强大的封号者。但他也拥有了自己的封号「黎明之拥」- 艾肯。艾肯的父亲也是教廷的高阶牧师。但是在艾肯五岁的时候,就在末日要塞阵亡了。

  他的母亲是现在教廷近卫骑士团的军团长「钢铁圣女」- 丽菲雅。一名强大的六阶圣骑士。他的妹妹莉亚则是一个相对平庸的二阶小牧师。平时母亲经常在军营,很少回家。

  所以他的妹妹实际上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他看莉亚更像是自己的女儿,而不是妹妹。尽管他们只差了四岁。

  兄妹俩正在沙发上聊天。一个成熟的美妇人端着盘子走了过了。「小莉亚回来了啊。」艾肯一抬头,看到了他的母亲丽菲雅正笑着看着他们。

  丽菲雅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冷艳圣洁的俏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芒。白纱长裙遮盖不住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穿着白色长筒袜的美足踩在拖鞋里。莲步轻挪。她将手上的盘子放在了餐桌上。莉亚贼兮兮的从后面抱住了妈妈,一米六得少女站在快一米八的母亲背后更是娇小玲珑。

  她双手不安分的托起母亲的巨乳。羡慕的说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妈妈一样优秀啊。」丽菲雅面色不变,打就一下淘气女儿的双手。妈妈在你这个年龄,已经是教廷的候补圣女了。你这个小丫头一辈子都别想了。

  莉亚愣了愣「候补圣女?那不是终生都要献给女神的修女吗?那你为什么嫁给了爸爸啊。」

  丽菲雅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她低沉的说「因为后来出了一些意外,我遇上了你们的父亲,我想嫁给他。所以我就从修女转修圣骑士。」莉亚见这母亲神色低落,连忙道歉「对不起啊妈妈,让你又想到爸爸了。我不该乱问的。」

  丽菲雅笑了笑「没事的,你们的爸爸是一个勇敢正义的人,他在女神的神国里一定很快乐。不说这些了,你们帮忙端一下盘子,我们开饭了。」艾肯和莉亚应了下来,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开始了晚餐。

  第二天,艾肯从床上起来。今天是圣教军考核的日子。作为专攻医疗防护神术的他也要去帮忙。毕竟考核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他和妹妹告别了母亲,一起来到了圣教军的校场。

  十来个身穿白色轻甲的圣教军正在维持秩序。其中一个看到他们兄妹,走到他们面前「艾肯大人,莉亚小姐。你们来了。我是圣教军第七军团的小队长,休斯。」艾肯冲他微微一笑「休斯小队长你好,我奉近卫骑士团团长命令,特来进行甄别考核。」

  一行人进入考试区域。圣教军考核就开始了。首先,考核者需要进行耐力测试。通过者进入第二轮,在现役圣教军士兵的手下撑过一分钟。两次通过者,经过牧师真言术的善恶判定,无重大恶行的就可成为圣教军候补士兵。

  大多数参加考核的都是一阶的平民或商人的子弟。这个世界贵族掌控着各种资源。他们大多数不会选择主要面对平民的圣教军。一般来说,教廷下属的骑士团或者帝国骑士团才是他们考虑的目标。一天的考核结束,几百个参选者只有二十人合格。

  艾肯看着合格者的名单揉了揉眼睛。莉亚走过来看了看,突然指着一个名字说「哥哥,这个人我见过。」艾肯看了看「郭斯特,这是谁呢?」他看了看投影宝石,发现这个人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窘迫的乡下小子。「自己的妹妹怎么认识这个小子呢?」他就询问了一下。莉亚将昨天的经历说了一下艾肯才了然的放下了心。

  艾肯和莉亚一边走着一边说话,这时突然有人叫到「艾肯大人,等一等。」
  艾肯回头一看,一个身穿板甲,有着一头耀眼金色短发的飒爽少女跑了过了。
  他挥手打了个招呼「是瑟琳娜队长啊,你的伤痊愈了吗?」瑟琳娜点点头,笑着说「全好了,如果不是您的出手相助我这会已经在女神的神国了。」

  他想起来了,那是一个月前的下午。在医院教导年轻牧师救赎之道的艾肯突然收到了一个病人。满身是血的少女被她的小队成员抬进了治疗室。

  少女的肚子上有一个长达十厘米的刀口,断开的肠子暴露在空气里。少女面如白纸,口中不断得溢出血沫。他越级施展了生命神术- 分流。将一半伤势转移到自己身上。两人躺在床上命悬一线,最后关头等到了大主教的救治,转危为安。
  后来,他了解到这名少女名为瑟琳娜,是近卫骑士团的一名三阶圣骑士小队长。在执行扫荡邪教徒得任务时,拼死反抗的恶魔崇拜者召唤出就一个四阶的利刃恶魔。她和她的小队付出三人阵亡,一人重伤的代价才逃了出来。

  艾肯很佩服这个勇敢的女孩,瑟琳娜也感激艾肯肯冒风险,奋不顾身的拯救自己。她拿出一个礼盒,递给了艾肯。艾肯看着手里这个小小的盒子。他想了想,还是收了下来。开心的瑟琳娜拨了一下额头的碎发,红扑扑的脸非常可爱。
  「那,艾肯大人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不等艾肯回话她就急匆匆的跑开了。隐身半天的莉亚冲着哥哥挤眉弄眼「哥哥,你有没有发现瑟琳娜小姐好像对你抱有好感呐。」

  艾肯狠狠的给了妹妹一个暴栗「小丫头懂什么,这只是病人对医生的感激之情而已。」艾肯随手拆开了这个小小得盒子。里面一枚符文戒指闪烁着银光。他仔细端详「这里面应该是存了一个圣骑士的护盾法术,位阶应该不高。」

  她把戒指递给妹妹。「我是四级牧师了,我的护盾可比她的强多了。不过对你这个小丫头还是很有用的,你带上吧。」莉亚嘟囔道「这是瑟琳娜姐姐的一片心意啊。」虽然这么说她还是把戒指带到手上。莉亚伸出手对着阳光伸直了手指。「哥哥,好看吗?」艾肯点点头「当然好看了。」少女银铃般的小声回荡在空旷的校场上。

              黎明礼拜堂中

  「丽菲雅,席琳。最近帝国东部的小城- 支点堡有大量邪教徒的活动迹象。帝国会议向我们请求派出一支圣职者小队援助,你们怎么看。」

  丽菲雅想了想「如果帝国发现得问题不大,地区主教应该就能解决。他们向我们求援的话。应该是有复数存在的五阶职业者存在,甚至可能存在六阶强者的存在。如果是这样那我申请亲自带队前往。」

  席琳也附和道「如果确定是邪教首脑存在的话,我们近卫骑士团就要全员出动了。」大主教摇摇头「近卫骑士团暂时还不用动,帝国的意思是让我们派出一名五阶主教带领二十个精英级的圣职者辅助他们行动。

  帝国方面已经确定由龙血女侯爵薇妮带队。附带一千帝国卫戍军,一个大队的国立骑士团,隔离支点堡。「他顿了顿」必要的时候,彻底净化那片区域。「两女对视一眼」既然大主教已经有了决定,那就听您的吧。「

  大主教点点头「既然如此,我觉得派红衣主教奈克西斯作为领队,从你们近卫骑士团抽十名牧师和圣骑士。」丽菲雅应到「我明白了,我回去就拟定名单,明天为您送过来。」大主教背过身去不在说话。近卫骑士团的正副军团长一起离开了礼拜堂。

  晚上,并不经常回家的丽菲雅回到了家里。她把艾肯叫到了书房「你知道吗,帝国最近向我们求援了。」

  艾肯点点头「我有所耳闻。」丽菲雅面色复杂的看着他。「我想让你跟随奈克西斯主教一起去东边看看,你愿意吗?」

  艾肯愣了愣「为什么是我?」丽菲雅敲了敲桌子「艾肯,我的宝贝。妈妈知道你勤奋好学,天赋出众。但是这个动乱的世界的残酷你还没有见识到。娇生惯养里的花朵开放的再绚丽,也经不住暴风雨的冲击。」

  她看向窗外「这次帝国派出了龙血女侯爵,我认识那个女人。单论个人能力她比我更强大。你在她的手下,不会有太大的风险。所以妈妈希望你能去历练一下。不知道你愿意吗?」

  艾肯考虑了考虑「没问题,我明天就收拾行囊。」丽菲雅抱住儿子「宝贝一定要小心小心,不可大意,不要以身犯险。」

  艾肯的头被埋在母亲丰腴的豪乳里,他的胯下迅速抬起了头。他赶忙挣脱母亲得怀抱,逃也似的离开了书房。丽菲雅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我的决定到底有没有错。希望儿子可以平安归来吧。」

              支点堡领主府邸

  精干强悍的城主看着雾蒙蒙的窗外,他曾在帝国常备军团任高级将领,一次在同兽人部落作战得时候,他遭受了严重的内伤。虽然随军牧师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是他也从第五阶顶端掉到了四阶底端。心灰意冷的他退出军队,转而到了东部临近混乱丘陵的小城里当上了领主。

  他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领地变得危机四伏了起来。

  想到下水道里被人发现的挖空内脏凄惨死去的少女们,他就不寒而栗。他向帝国报告了领地可能出现了邪教徒的影迹。高价雇佣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四人冒险小队- 花舞剑冒险团这是一支标准的冒险家小队。

  队长是三阶贵族女骑士- 艾雅。并不常见的精灵族女游侠- 绿叶。三阶女魔法师- 墨菲。

  纤细的女剑士- 琳。这支小队不同于一般得冒险家。她们家境良好,装备豪华,又没有一些女性冒险家娇惯任性的毛病。她们计划周密,作风谨慎。因此虽然她们的实力并非顶尖,但是也搏下了一些名声。

  二十五岁的御姐骑士和她的伙伴们住在领主安排的客房里。女游侠在房间五米外安置了一批陷阱。女法师则将一个隐形守卫放在了屋顶。一旦有人靠近,守卫就会将众人从睡梦中唤醒。

  女骑士和她的法师朋友住在一个屋子里。而游侠和剑士则住在她们的隔壁。女骑士脱下铠甲,露出了丝织内衬。她随手将头盔和单手剑摆在床头。

  她解开盘起来的金色头发,披在肩头。「墨菲,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会发生甚么不好的事。」爆乳女法师紧紧的裹住被子。

  「不要吓自己了,你这个胸不大也没脑子的肌肉女。」女骑士推了她一把「我是认真的墨菲!总感觉我们应该快点离开这里。」

  女法师转了转身子「诶呀诶呀,我们的大小姐该不会是想回家生孩子了吧。你是不是已经厌倦了和我们一起冒险的生活了?」

  女骑士气的牙痒痒「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真的心有所感。自从我搬进来领主府,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法师不做声,只是背对着她。

  另一间屋子里,精灵游侠和女剑士抱在一起,躺在被窝里。精灵虽然一百多岁了,但是换成人类年龄也不过是个少女。

  女剑士琳则是真的年幼,她才十六岁。不过她师出名门,她是帝国剑圣的弟子之一,年龄不大却拥有着一手不错的快剑术。如果她能成长起来,说不定还有冲击封号者的可能性。女精灵和女剑士赤裸的抱在一起,她们的下体插着一根狰狞的双头龙。

  娇小的两个女孩显然不是第一次玩这种颠鸾倒凤的游戏。她们小小的蓓蕾互相摩擦,四片薄唇激吻在一起。敏感的长耳朵表现得还不如她的好姬友,不一会她就哀鸣着尿湿了床铺。

  琳坏坏的在精灵的小胸脯上画着圆圈「老奶奶怎么这么淫荡,只是一个玩具而已捅了你几下你就尿了一床,羞羞羞。」精灵面红耳赤的低着头。琳张开嘴吧咬住女精灵长长的耳朵。女精灵一阵酥软又陷入了肉欲的海洋里。

  到了夜里三四点,所有人都已经沉沉睡去。领主门口看门的士兵也在犯困。突然间,两根箭矢没入了他们的喉咙。黑压压一片的恐怖人影冲开了大门,涌入了领主府。

  过了两分钟,院子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火光。花舞剑的成员们纷纷惊醒,她们急忙的穿上衣服和铠甲走出了门。女法师焦急的说到「我的守卫看到了大量怪物冲进领主府,它们正在屠杀府里的卫兵和仆人,我们该怎么办?」

  女骑士冷静的说「我们快去和领主汇合,他是我们的雇主,本人也是一个中阶强者。我们快去找他。」四女刚打开院子得门,一个流着口水的恶心怀玉就直接扑了进来。

  那怪物有着人的外形,却高达两米多。尖利的指甲好像一把匕首那样可怖。胯下更是垂着快三十厘米的粗大肉棒。女骑士举起盾牌格挡住了怪物的撞击,她后退两步抵消了怪物的冲击力。精灵游侠两发两箭直中怪物的喉咙和心脏。
  但是令众女恐惧得一幕出现了,要害受创的怪物像没事一样,继续嚎叫着冲她们扑了过来。女法师这才如梦方醒般的大喊到,这是尸鬼!斩掉它的头盖骨,或者直接炸掉它的头部。它们得身体只依赖头盖骨中的尸虫控制。除了头部,它们没有要害。

  女剑士灵巧的绕到尸鬼背后,长剑一舞。怪物的头颅就掉了下来。怪物的头部还在地上嘶吼,女骑士提起盾牌,重重的砸碎了怪物的头,怪物才停下动弹。她抬起头刚想和队友击掌庆祝,却发现女法师满眼绝望的看着门口。

  女骑士机械的把头转过去,门口处三只同样丑陋的尸鬼钻了进来。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门外有无数黑影闪过。女骑士大腿直哆嗦,战裙被一股带着骚味的水打湿。她恐惧而绝望的尖叫着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小院里,女子的惨叫声和怪物的嘶吼声接连响起。

  同时,领主也被爆炸声惊醒。他连忙叫醒妻子和儿子。披好战甲。他一出门,他的侍从骑士就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

  「领主阁下,我们遭到了大量不明怪物的袭击,卫队长已经组织卫兵前去迎敌。我保护您和家人突围。」领主问到「我们的雇佣兵小姐们呢。她们在哪里?」
  侍从一脸慌张的说「我,我不知道,阁下。时间紧迫,请您立刻和我们撤离。」领主点点头带着妻儿和一队卫兵向花园奔去,那里有一条逃生的密道,直通城外。他们火急火燎的逃亡,一路上遇见的零星尸鬼也被领主和手下斩杀。

  他进入花园,突然感到自己仿佛被一道阴冷的目光盯住。他猛然扑倒自己的妻子。抱着他儿子的侍从却反应不及,被一道黑光炸的粉身碎骨。

  领主怒目圆睁,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尸骨无存。他宛如一批受伤的狼一样,举着大刀冲向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袍者。黑袍人阴冷的声音穿了过来。

  「真是不知死活。」他挥挥手,连续三道黑光接连而至,领主躲过去一道,刀气击碎一道,最后一道则击碎了他的护体斗气,带走了他左手的三根手指。
  领主痛的几乎就要晕过去了,但他为了自己妻子能够有机会逃出去,毅然决然的继续发动着决死冲锋。黑袍人低低一笑,身后扑出两只高大三米的巨型怪物,这些怪物长着如同毒蛇似的扁平三角头,高高隆起的肌肉上缠着密密麻麻的铁链。下半身毫无防护,车轴般的阳具在空气里一甩一甩。及为淫邪怪异。领主一声大喝,全身气力集中于一点。

  一只蛇头怪直接被他劈成两截,另一只蛇头怪也被他切断双腿。这时,黑袍人又发出一道黑光击中了他的胸口,他如同被一记铁锤正面砸中,在地上翻滚了十来米。黑袍人指挥尸鬼杀光了卫兵,抓住了领主夫人。

  他带着领主夫人飘到领主身边,黑色光芒像锁链一般紧紧的捆住了领主。一只尸鬼提着领主得脖子把他抓了起了。领主夫人绝望的哭泣着,她突然跪在地上,不断的向黑袍人磕头求饶,希望他能放过她的丈夫。黑袍人听了,落在地上。「你有一个取悦我的机会,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就放过你丈夫。」

  领主夫人满口答应。黑袍人从罩袍下掏出了一根布满符文的黑色阳具。他握着阳具敲了敲领主夫人的头。领主夫人回头深深地看了动弹不得的领主一眼,艰难的张开嘴吧含住了黑袍人的肉棒。但领主夫人的嘴巴还是太小,紧紧只能含住黑袍人肉棒的三分之一。

  黑袍人试着把肉棒往里插,但是快要窒息的领主夫人根本无力纳入黑袍人的肉棒。他摇摇头,「对不起夫人,你失去了你的机会。」他抽出肉棒,一只蛇头怪冲了出来,提起领主夫人撤掉了她的衣裙。

  蛇头怪握着领主夫人有些赘肉得腰,狠狠地把巨大的阳具插入了领主夫人的阴道。狭窄的小穴瞬间被撕裂,蛇头怪每一次抽插,都带起一片血花。一只尸鬼也摸了上来,挺起小一号得肉棒没入了领主夫人的菊花。

  领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被两个扭曲的巨大怪物夹在中间蹂躏。他只知道,他的妻子在两个怪物中间凄厉的哀嚎。领主夫人穿着黑色吊带袜的长腿在空中胡乱的踢了几下,就软软的垂了下来。破碎的身体随着两只怪物得玩弄而随之摆动。

  黑袍人走到领主面前,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脸「你知道吗,在绝望和憎恶中死去的强者,是我制造强大傀儡的绝佳工具。」领主只看到眼前黑光一闪,他便陷入了无边打黑暗。

  黑袍人用卫兵的血和肉摆成一个邪恶的六芒星法阵。死去的领主身体不断的扭曲膨胀。一个五米高的巨大身影拔地而起,它就像放大版的尸鬼,只不过让人恶心的是,它脖子上没有头颅,而是一个如同阳具般的粗大棒子。

  黑袍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忽然她感受到了脑海里有着尸鬼傀儡发来的信息。「嗯?有四个不错的玩具啊,呵呵呵。这个地方真是有趣。」黑袍人凌空飞起,看他的去向,俨然是花舞剑冒险小队之所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