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江湖】(一)命案 作者:Bullcock
【淫江湖】(一)命案 作者:Bullcock
字数:6987


  我叫萧然,女,28岁,警校毕业后曾在本市公安局做过五年刑警,去年辞掉工作当起了全职太太,安心在家相夫教子。我老公年少有为,现在是一家500强企业的副总经理,工资加上分红年收入40万左右。我俩三年前结婚,婚后他就一直怂恿我辞掉刑警的工作,家里不缺我那点钱,而且那活儿确实不好干。
  我在当刑警的时候,专门负责组里接手的一类特殊案件。所谓特殊,是因为这类案件会涉及到一个特别的,一般人很少接触到的圈子,我们把这个圈子称作「淫江湖」。

  2008年6月20日下午1时许,局里接到一个报案电话,报案人自称是本市一家夜总会的老总,姓黄。黄老板在当天中午去找一个朋友,却意外的发现朋友死在家中,而且死状奇特,他说自己都快吓得不行了,让我们赶紧去一趟,随后他说了一个地址。

  接电话的老李把地址记下,然后问他能否再说得具体点儿,比如死状奇特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不耐烦,说:「你们还是快过来看看吧,看了就知道了。」紧接着就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老李叹了口气,跟坐在旁边的我说:「小萧,又出人命了。」
  我问:「什么情况?」

  老李把报案人的话复述了一遍,说到「死状奇特」的时候皱了一下眉,问我:「小萧,你怎么看?」

  我想了一会儿,感觉信息量太小,就反问道:「你觉着呢?」

  老李说:「我哪知道,走,瞧瞧去。」

  我俩跟其他几个同事安排了一下,随后出了警局,根据报案人提供的地址一路驱车赶往案发现场,到了地址上的小区门口才发现这是本市一个富人聚居区,想来能跟夜总会老板做朋友的也肯定不是一般人。

  黄老板正站在小区门口等我们,我和老李下了车,黄老板几步抢过来,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老李的手,激动地说:「警察同志你们可来了,我胆儿小,刚才差点没吓死,现在心里还扑腾,您听听,扑通……扑通……吓死我了,竟然遇上这事儿……」

  这个黄老板脑子可能不太清醒,跟个话痨似的。我打量了一下他,是个很普通的中年人,1米7左右的个头,皮肤比较黑,微微有一点秃顶;今天他穿了一件花格子衬衫,休闲裤运动鞋,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也看不出这身行头有多高档,总之是一身扔在人堆里就泯然于众的装扮。

  老李问他:「刚才是你报的案?」

  黄老板说:「是我。」

  「那带我们去现场看看吧。」

  黄老板松开手,说:「那是那是。」

  他在前面走,我和老李跟在后面,小区里都是一栋一栋的别墅,每栋别墅前还有一个围栏圈起的小院,小院没有门,正中只有一个拱形的门栏。大部分院里都种着花草,也有个别院里种着蔬菜,啧啧,有钱人竟然自己种菜?

  黄老板的朋友家离小区门口不远,拐两个弯就到了。此时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正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像一群受惊的麻雀。见到我和老李,人群自动闪开了一条路,每个人都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们。这些应该都是小区里的居民,也就是说这是一帮有钱人。从我以前办案接触过的有钱人来看,他们往往认为有钱就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什么事都可以用钱摆平,然而当自身的生命财产受到损害的时候,他们又都要求法律来为自己主持公道,因为他们有钱,他们的命就更值钱,也就更值得法律保护。

  我和老李跟着黄老板走进别墅,「就是那个房间。」进门后黄老板朝左面一指,我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间卧室,房门大开着,能看到半张床和床上两条男人的大腿,腿上长着长长的汗毛,这两条腿不会属于女人。我是女人,总会把腿毛刮得干干净净。

  黄老板说:「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

  没想到夜总会老板会胆小成这样,真搞不懂他的买卖是怎么开的。老李也不强求,带上手套径直走进了房间,我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跟着老李也走了进去。

  房间正中摆着一张双人床,死者就躺在床上。黄老板所说的死状奇特,我现在才搞明白。此前我曾有过一些恐怖的设想,比如分尸剖腹之类的死法,加之黄老板所表现出的恐惧,我认为现场肯定是一副血腥骇人的场景。不过进来后才发现,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死者是一名中年男性,全身赤裸平躺在床上,没有明显伤痕。他两条腿蜷起,两只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同时两只脚的脚趾也向内扣在一起。死者脸上呈现出一幅极度亢奋的表情,这确实可以用奇特来形容了。然而奇特之处并不止此,最引人注目的是死者一条长逾15公分的大鸡巴,这条大鸡巴像死蛇一样趴在死者两腿间,下面的床单被精液染湿了一大片,其中马眼附近的一小部分,精液已经和水一样稀薄透明。

  「精尽人亡!」我脱口而出。

  老李盯着那片精液看了一会儿,转过脸来跟我说:「十有八九吧,换句话说,这哥们是爽死的。」

  我点点头,怪不得临死还能是这幅表情。

  就在我和老李交流看法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警笛声,这是随后赶来负责现场保护的同事,不一会老李的徒弟大林还有其他几个刑警进了房间,通过观察作出了和我俩一致的判断。

  老李说:「现在下结论还太早,我收集一点精液和毛发皮屑样本回去分析一下,还有就要等法医的报告了。」

  老李收集样本,我负责拍照,大林他们则忙着拉警戒线。忙活了半天,最大的收获还是老李在精液里发现了一根女人的阴毛,这根阴毛又细又直又软,且富有光泽,而死者杨大伟的阴毛则像被烫过一样卷曲着。

  完事后走出房间,黄老板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见我们出来赶紧掐灭了烟头,走过来问:「怎么样,警察同志,还需要我帮忙吗?」

  老李问他:「案发现场你动过没有?」

  黄老板说:「绝对没有,当时我吓得撒腿就跑,人我都没碰。」

  老李问:「屋里的其他物品呢?」

  黄老板说:「也没有。」

  我说:「人都没碰你怎么知道死了?」

  「我说姐姐,」黄老板略带嘲讽地说:「活人有那样的吗?」

  我发现黄老板对老李一直毕恭毕敬,而对我却有些不屑。

  老李又问他:「死者是你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

  「什么朋友?」黄老板想了想说:「也算不上什么朋友,就是经常一起打牌,他叫杨大伟,是个私企老板。」

  「他家人呢?」老李问。

  「他没有家人?」

  我啊了一声,黄老板又重复了一遍:「他确实没有家人。」

  老李没继续往下问,只是告诉黄老板再等一会儿,他和我要去别的房间看一下。

  黄老板为难的说:「夜总会还一大摊子事儿等着我处理,不行就先让我回去吧。」

  老李说:「有事儿还出来打牌?」黄老板一下没了词。

  我和老李在别墅里转了一圈,楼上楼下每个房间都转到了,没发现有用的线索,最后老李拿来死者床边的一大串钥匙,让黄老板领着我们到车库看看。车库在别墅后面,就像为这栋建筑物掏出的屁眼,车库里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735 ,老李又在车里收集了一些样本,然后跟我说:「走,回局里。」

  「那我呢?」黄老板问

  老李走出车库头也没回,对站在车库里的黄老板说:「跟我们走。」

  这次我俩走在前面,黄老板老大不情愿地跟着我们,出小区门口上了车向警局驶去。

  路上我问老李:「你说这是谋杀还是意外?」

  「不好说。」老李看着前方的路,面色凝重。

  到了警局停下车,车后的黄老板还在打电话。一路上他打了好几个电话,现在这个好像是打给夜总会经理的,说关于购买音响设备的的事儿。我和老李先下了车,黄老板举着电话随后也下来了。等他打完挂掉之后,老李呵呵笑道:「看来黄老板是个大忙人哪?」

  黄老板收起电话苦笑说:「没办法,您说场子里上上下下哪少了我行?」
  我心说快得了吧,还真以为没你地球都不转了。

  我们走进警局,老李把样本交给技术科分析,我带着黄老板进了组里的办公室,然后搬过一把椅子让他坐下,老李回来后和我坐在黄老板对面,老李提问,我负责记录。

  黄老板坐在椅子上很不自在,「我觉得怎么像审犯人呢。」

  老李笑笑说:「别紧张,只是了解一下情况。」

  随后老李开始提问,问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我正迷惑的:杨大伟怎么会没有家人。

  黄老板说:「他就是没有家人,父母死得早,老婆前几年也离了,离婚前还闹得挺僵。」

  「有没有孩子?其他亲人呢,比如姑舅叔伯?」老李接着问。

  黄老板摇摇头说:「据我所知一概没有。」

  「你知道的挺多吗,不像牌友那么简单。」我撂下笔插话道。

  黄老板瞟了我一眼,说:「这都是他打牌时说的,他就是一绝户命。」
  黄老板这幅表情让我很不爽,从一开始他就不拿我当回事。结果我脑子一抽,跟着问了个很无稽的问题:「二奶有么?」

  杨大伟已经离婚,按理说不存在二奶这种说法,不过对于他这样一个有钱的中年男人来说,包养二奶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所以我没经过大脑,嘴里直接蹦出了这个词,其实我的本意是想问有没有和杨大伟关系暧昧的女人,无论离婚前还是离婚后,离婚前可以称作二奶,离婚后应该称作女朋友,合法的是女朋友,不合法的就是姘头,比如人妻或者妓女。

  「那我哪知道。」黄老板没好气的答道。

  老李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也觉得自己很白痴,赶紧拾起笔来继续做记录。
  老李又转向黄老板说:「知道就说出来,现在每个人,每条线索都很重要。」
  黄老板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加重语气说:「我真的不知道。」

  「那好吧。」老李换了个问题继续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黄老板说:「昨晚我们在夜总会打牌,大伟输了不少,他不甘心,就约我们今晚再战,结果我今天中午去找他,就看到他死在家里。」
  「中午什么时候?其他人都有谁?」

  「快一点了吧,就是我给你们打电话的时候。其他人还有桃子……哦,杨桃,」
  黄老板停顿了一下,说:「还有王小冉,我们经常一起玩。」

  「这俩都是女的吧?」我问。

  「是啊,怎么了?」

  老李问:「能联系到她们吗?」

  黄老板说:「那怎么不能,都是我夜总会里的。」

  四个人打牌,一个私企老板,一个夜总会老板,另外两个是夜总会的小姐,这个杨大伟明摆着是往牌桌上搞福利去了,不输才叫怪,而且输一次还嫌不过瘾,今天还跟人约好再战,我看是床上再战吧,现在倒好,精尽人亡了,也算是死得其所。

  老李接着问道:「打完牌去哪了?」

  黄老板说:「各回各家,快1点了。杨桃和王小冉都是外面租的房子。」
  老李说:「那让她俩过来一趟。」

  「没问题。」黄老板拿起包来掏手机,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两个疑点,我问他:「你们约好晚上打牌,为什么中午去找他。」

  黄老板掏出手机头也没抬,说:「请他吃顿饭,昨天不是赢了么?」

  「请客打个电话不就结了,有必要去家里吗?」

  「他手机关机。」黄老板边翻号码边说:「反正离得也不远。」

  「你经常去他家?」

  「去过两次。」

  「门没锁吗?」

  「没有。」

  我和老李互相看了一眼,这点很可疑,另外我越发觉得黄老板和杨大伟的关系没那么简单。

  黄老板拨通电话,一张嘴就是:「桃啊!」看来这个是打给杨桃的。黄老板跟杨桃说明情况,让她来警局一趟,挂掉之后又给王小冉打。

  跟王小冉说话,感觉明显不如跟杨桃亲近。打完两个电话,黄老板问:「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老李冲他摆摆手:「别急,还有几个问题。」

  黄老板嘟囔道:「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那你说说门怎么没锁?」老李问他。

  「对了,我也正纳闷呢。」说起这事儿,黄老板突然来了兴致,「我去的时候门虚掩着,一推就开了,说实话当时我就预感到有事儿,一直绷着根弦儿,发现死了人弦儿一下子就绷断了,要不那么害怕呢,我这人平时胆子也不算小,开夜总会什么没见过,前几天门口有人打架……」

  他又开始喋喋不休了,我及时打断他,问道:「你进屋之后发没发现异常?」。
  「异常?」黄老板很不悦,「人死了还不算异常?」

  「其他的。」老李问。

  黄老板抬起下巴回忆了一下,说:「没有,我一进门就看见大伟在床上躺着,所以直接去了那间卧室,当时我喊他,他没应,谁知道他死了。」

  「那就是说卧室的门也开着?」

  「啊。就是你们看见的那样。对了,」黄老板似乎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说:「我进门时好像听见大伟翻身的声音,所以没看到那张脸之前,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人在睡觉。」说完顿了一下,跟着又补充道:「大伟有裸睡的习惯。」
  「死人也能翻身?」我自言自语,觉得不可思议。

  老李问:「你确定?」听得出来他对黄老板的发现也很感兴趣。

  黄老板仔细想了想,说:「确切说是床的响声,吱纽两下。之前我认为自己太紧张听差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声音虽然不大,但挺真实的。」

  我和老李对望一眼,都意识到这条线索很重要,我俩心领神会地站起来,老李跟黄老板说:「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那边有一次性纸杯,喝水自己接。」
  我俩走出办公室,临出门时老李问了黄老板一句:「昨天死者开车了么?」
  黄老板说:「开了。」

  我们在外面找了张办公桌,坐下后老李问我:「说说吧,你怎么想的?我指床的响声。」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我稍作沉吟,然后一字一顿地说:「屋,里,有,人。」说完感觉后背冒出一股凉气。

  老李笑笑,「就不能是耗子?」

  「大宅门里哪来的耗子?」

  「别忘了门是开着的。」

  「耗子不会把床弄得吱纽吱纽的。」我说。

  老李抿嘴一乐,「那现在系统分析一下,看看能得出什么结论,下面怎么继续。」

  他思考片刻,然后说:「昨天晚上,确切说是今天凌晨,死者打完牌开车回家……至于回没回家,回家带没带人,可以到小区保安那调录像。」

  我在本子上记下:保安,录像。

  想起下午调查取证的情景,老李遗憾的说:「死者家里怎么不装摄像头?」
  我说:「确实不多见。」

  老李接着说:「今天中午1点左右,黄老板到死者家里找他,当时别墅大门虚掩,黄老板推门而入,听到卧室里床的响动,并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死者。假设屋里还有其他人……」

  老李突然不说了,低下头陷入沉思,我放下笔看着他。

  不一会儿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假设屋里有人,那么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在黄老板走进别墅的时候,这个人钻到床下,匆忙间弄出声响。他(她)怕被人发现,这也说明他(她)跟死者的死脱不了干系。但既然怕被人发现……」老李皱紧了眉头,「那门怎么会都开着呢?」

  听完老李的分析,我也觉得莫名其妙,我说:「那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老李急切地问。

  「黄老板在撒谎。」

  老李笑笑,不以为然。

  我说:「你没发觉黄老板没有实话实说么?」

  「你指什么?」老李问。

  「他跟死者的关系绝不止普通牌友那么简单,他连死者喜欢裸睡都知道。」
  老李说:「我有察觉,两个人不止一起打牌,还可能一起打炮,一起喝酒玩女人,另外死者很可能是黄老板的一个大客户,但也仅此而已。他俩之间有些龌龊的关系不好明说,不过我认为和本案联系不大。」

  「凭什么?」我不服气地问。

  老李指指自己的脑袋,说:「直觉。」

  「瞎说。」我赌气收回目光不再看他,老李没理我,继续分析案情。

  「假如黄老板说的是真话,」老李偷偷看了我一眼又接着说:「我是说假如,而且我觉得他不像在说谎。再往下说,黄老板走进卧室,发现死者后由于太过惊惧掉头就跑,没有注意是否存在异常……」

  我想到黄老板仓皇逃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出来后他第一时间打电话报案,然后就……等等!」老李突然站起来走到办公室门口,问坐在里面的黄老板:「你在哪打的电话?」

  「小区门口,我一口气跑到小区门口,打完电话就一直在那等你们。」
  「没再回去看看?」

  「我哪敢哪?」

  老李哦了一声,回来后显得很失望,他说:「屋里的人一定是在黄老板等我们的时候跑掉了。」

  我问:「不怕被发现吗?」

  「只能冒险了,总比躲在屋里等警察好。而且像这种顶级高档社区,平时很少有人走动,你看里面别墅一栋挨着一栋,其实相当一部分都是鬼楼,有些是投资者买来升值的,有些是大款和官员们的行宫。哎!」老李叹口气,「都怪这黄老板胆忒小。」

  「那接下来怎么办?」我问。

  「还得调录像。问问门卫这两天有没有陌生人出入,如果没有,那么他(她)
  应该就住在小区里。「

  事不宜迟,老李说完给留在现场的大林打电话,让他去门卫那了解一下情况,大林说:「我马上就去。」

  老李:「等等,你先检查检查死者床下,看有没有异常。」

  那边大林应了一声,开始检查。这边老李举着电话,全神贯注的等着听结果。
  不一会儿大林回话说:「床下好像有人呆过,尘土上有痕迹。」

  老李松了口气,说道:「看能不能提取些毛发衣物样本。」

  「行,我看看,一会儿给你答复。」

  老李挂掉电话,我问:「有眉目了?」

  老李一撇嘴:「这才哪到哪?」

  等他坐下后,我俩继续讨论案情,调查的进展需要等各方面的结果,另外还有两个重要证人未到场,我就先和老李讨论死者的死因。

  「你觉得会是精尽人亡么?」我问,「世界上还真有这种死法?」

  老李肯定地说:「有。」

  「人体自身有保护机制,怎么可能把精液射光。你是男人,你懂的。」说完我灵机一动,「难道是药物?」

  「是不是药物拿不准,还要看法医怎么说。」说到这里老李话锋一转,问我:「小萧,你听说过胭脂宝穴吗?」

  「胭脂宝褶?」我有点印象,我说:「好像是出京戏。」

  老李摆摆手,「No!No!No!穴位的穴,就指你那个。」说着看了我下面一眼,我下意识的并紧了双腿。

  我说:「没有,什么叫胭脂宝穴?」

  老李眯起双眼,摆出学者的派头悠悠说道:「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胭脂宝穴,江湖上又叫男人坑……」

  从老李的这次讲述开始,「淫江湖」的大门在我面前敞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7415869 金币 +8 +8金庆3周年活动奖励  
4741586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